返回

穿书后我负责崩坏剧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零九章逃?不逃?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时间,二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

    陆时安噗嗤一笑,看向白柒柒,“郡主的恩情,时安铭记于心,自是不敢食言。”

    白柒柒绷着脸,心道我信你个鬼!

    不过面子工程还是要做的,她缓缓了神情,点头,言不由衷的说道“我就知道,时安是个极讲信用的人。”

    陆时安只是笑笑,也不戳破白柒柒的言不由衷。

    “方才那人是谁?”

    陆时安挑了挑眉,“郡主说的可是方才那个白袍男子?”

    白柒柒轻点头,等待陆时安继续往下说。

    “那位是时安的朋友,他来告诉时安一声,和谈很顺利,明日便会有人来护送我们返回东岳。”

    白柒柒默然,接着楼下的禁卫便会返回皇都。

    “陆时安,我听说你幼时定的有一门亲事。”

    白柒柒知道,陆时安还未出生之时,他的母亲与李家夫人关系极好,早早便定下儿女亲家。

    可惜,先皇后产下陆时安便去了。

    陆时安自小不得圣宠,虽是嫡出长子,却丝毫没有享受到应有的待遇,反而小小一只便被扔到沧澜为质。

    萧渊虽然疑心重,可好在并未准备为难陆时安。

    不过,陆时安生的好,读书又好,难免引得小孩子心里不平衡,多了些磋磨。

    再后来,便是被白柒柒强娶,被郡主府中下人折腾。

    想到这里,白柒柒就不明白了。

    根据她的分析,柳意欢这个阶段应该是喜欢沐风的。

    既然心中有了喜欢的人,又为何会强娶陆时安。

    若是柳意欢的意识在,她倒还真想好好问问。

    “我既已娶了你,那你便是我的正妻。”陆时安淡淡道。

    白柒柒愣怔一下,霍然开口道“纠正一下,你是入赘嫁给本郡主的,本郡主不单单是正妻,你还不能纳妾。”

    陆时安凉凉的瞥了她一眼。

    白柒柒这才后知后觉,入赘是陆时安一大死穴,自己怎么就跳进去了!

    陆时安明显不悦,白柒柒不以为然,事实就是如此。

    她清了清嗓子,只要她自己不觉得尴尬,那尴尬的就是陆时安。

    “既然明日便要动身,我便先回房去了。”

    陆时安眸子一转,戏谑的说道“既然时安是入赘嫁给郡主的,那今夜郡主不妨就住在时安这里,夫妻哪有日日分房睡的道理。”

    白柒柒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陆时安,倒是没有发现,陆时安这厮有的时候嘴还挺硬。

    若是她真敢造次,明年她坟头的草怕是三尺高了。

    “不必了,怕累着郡马。”

    话音刚落,白柒柒转身跨步便快速出了陆时安的房间,这一气呵成的架势看的陆时安微愣。

    别看白柒柒跑了潇洒,却多少有了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陆时安笑了笑,又坐了回去。

    李家……未婚妻……柳意欢倒是提醒了他……

    白柒柒跑回房间,暗骂陆时安不讲武德,如今动不动便要侍寝,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

    次日,清晨。

    大清早,魏逸便出现在白柒柒房门外,简单的说明来意,得到白柒柒的回应后,便拱手施礼下楼。

    接着,只听一阵马蹄声,楼下的禁卫尽数离去。

    林喏喏有些不解,这些禁卫难道不护送他们去东岳吗?

    只是还不等她发问,楼下便出现了一对士兵替代了禁卫原来的位置,瞧着盔甲的样式,是东岳国的人。

    对于东岳国的人,林喏喏心中还是有些怯的,东岳与沧澜是死敌,她们落在东岳人手里,会不会受到欺辱。

    就在林喏喏胡思乱想之际,房门被人敲响了。

    白柒柒扬了扬下巴,示意红药去开门。

    门外是昨日那个白袍男子,荣安。

    荣安站在屋外,拱手施礼,“郡主,烦请移步。”

    白柒柒也不矫情,起身便带着众人下了楼,他们的马车早已经被驾过来。

    等众人上了马车,队伍便再次出发,继续向西而去。

    马车上,林喏喏握着白柒柒的右手,唇角嗫动,想说些安慰的话,却又有些不知道从何说起,在她看来,柳意欢此行无异于公主和亲。

    白柒柒见她神情有异,轻拍林喏喏的手,轻声说道“放心吧,会回来的。”

    白柒柒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安抚了林喏喏那颗不安的心。

    此行十分顺利,依次经过朱提、平阳、姑藏、新县、定阳,再往西便进入了东岳地界。

    直到蕲艾县。

    红药与流风护着白柒柒几人,警惕的看着拦路的黑衣人。

    至于荣安的人,则是第一时间选择护住陆时安的马车,倒是将白柒柒等人空了出去,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

    白柒柒勾了勾唇角,果然,在东岳人的眼里,巴不得她早些死了才好。

    这样的态度,看来她的东岳之行,会更加有趣了,顾依依……这一次……

    “郡主。”流风凑到白柒柒耳侧,轻声问道“如今有人拦路,看架势应该是有人不想郡马回东岳,我们可要趁此机会逃出去?我们的人也在附近埋伏着。”

    林喏喏眸子骤然瞪大,方才流风侍卫说了什么,意欢姐姐竟然还有后手!

    白柒柒思索片刻,流风的建议确实十分诱人,可她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再者没有陆时安,她如何去给顾依依捣乱。

    “不必,静观其变。”白柒柒说着,又补上了一句,“咱们的这位郡马也是个狠角色,这些人今日都要折在这里。”

    话音刚落,黑衣人身后又出现了一圈人,他们穿着墨色劲装上面绣着暗纹,搭箭便朝着黑衣人射去。

    黑衣人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挥动手中的剑打落飞来的羽箭。

    与此同时,荣安的人也纷纷抽出长剑朝着黑衣人砍去,陆时安的人也收了弓,两面夹击,不一会儿便将黑衣人尽数斩杀在原地。

    林喏喏害怕的瞪着眼,再看向陆时安那张俊脸,只觉得不能直视,偶像滤镜烂个稀碎。

    忽然一人出列,走到陆时安面前单膝跪下,抱拳“主子。”

    陆时安似无意般扫过白柒柒等人,虚扶起那人,柔声说道“辛苦了。”

    那人一脸欣喜,“这是墨麟的本分,主子您终于回来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